•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 2018 立法委員蔣萬安辦公室 版權所有

蔣萬安地方服務處

電話:02-2511-2711

傳真:02-2511-2719

​Email:office@wanan.tw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二段127巷8號

專訪蔣介石重孫蔣萬安:作為蔣家後代,這次「參選」其實沒想太多

February 2, 2016

蔣萬安在台北蔣萬安服務處接受觀察者網特派觀察員洪鑫誠專訪

 

     【他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高材生,在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與Crone & Rozynko等加州著名的大型律師事務所旗下執業5年,30歲與朋友合夥創辦萬澤國際法律事務所。但在大多數人的眼中,他是蔣介石的重孫,蔣家第四代,儘管直到18歲時他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如今他又多了一個身份,在剛剛結束的台灣「大選」中當選第九屆「立法委員」,並在2月1日剛剛宣誓就職。

 

      蔣萬安,這個38歲的年輕人身上背負著太多的光環和責任。在國民黨慘敗、蔣家王朝風光不再的今天,有人將他沖入政壇的舉動看作是「中興之舉」,寄予厚望。然而在蔣萬安自己看來,蔣家光環給予他的更多是包袱,這次「參選」也並非出於多大的政治抱負,只是想用自己的專業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在「立委」就職前不久,台灣大學政研所研究生、觀察者網台北特派觀察員洪鑫誠對蔣萬安進行了專訪,讓我們一同走進這個台灣政治新星的內心世界。】

 

參選是臨時起意,靠素人團隊獲勝

 

觀察者網:首先恭喜您當選本屆「立委」。

 

蔣萬安:謝謝。

 

觀察者網:這次「大選」國民黨的選情非常艱難,您覺得和您的對手潘建志(前柯文哲競選辦公室發言人、精神科醫師。2015年7月13日,同意加入民進黨,代表綠營參選台北市第三選區[中山、北松山區]「立委」——觀察者網注)相比,贏在什麼地方?

 

蔣萬安:我想其實我這次同選區的幾個對手都比較專業,像民進黨的潘建志是醫師、第三勢力(綠社盟)的李晏榕是律師,他們都是非常優秀、可敬的對手。

 

如果要回顧我自己在整個選戰中的經驗,其實就是希望能夠完全近距離跟民眾接觸。所以從我宣布「參選」一直到參加「初選」、再到正式進入「大選」,我每天的行程都是滿滿當當,從早上出去,一直到晚上才休息。

 

也有很多前輩告訴我,選舉沒有什麼特別的捷徑,就是勤走,我就一直牢記在心。我想我就是靠這樣的方式,當然最後還蠻幸運的,民眾願意給我支持,我很感謝。

 

觀察者網:那您的競選團隊大概有多少人?平均年齡幾何?分別來自什麼地方?可以簡單介紹一下嗎?

 

蔣萬安:這可能要先講一下我當初「參選」的動機,其實是一個當下才做出的決定,並不是說很早就決定,比如有的人是前一年就開始準備,然後開始布局什麼的。這些我都沒有。

 

我是去年3月29日,剛好「青年節」,宣布「參選」的。隔天就要參與黨內「初選」,正式領表。所以團隊的籌組其實是蠻臨時的。所以也很坦白講,我的團隊都是素人,是一個素人團隊。基本上都是我的同學,包括大學同學、國中同學、小學同學、我在國外念書的同學。各行各業都有,有律師、有做保險的、有護理師、有工程師、也有做老師的等等。

 

就是這個素人團隊,很幸運地在「初選」的時候通過。然後接著進入「大選」。所以我基本上還是維持這樣的團隊,當然後面會增補一些人手。但核心人員從「初選」開始一直到後面「大選」都沒有更換過。

 

觀察者網:您覺得這個素人團隊為什麼能夠戰勝專業的團隊?因為您剛剛也提到您的對手其實都非常專業。

 

蔣萬安:我想也不一定說是因為團隊的原因勝出啦。但我可以講一下我自己認為的素人團隊的優勢。主要是有很多多元的聲音。過去我們看到很多選舉,大部分都是喜歡用很多有選戰經驗的成員。我可以坦白講,我主要的幾個助手從「初選」開始,都是沒有打過選戰的,所以大家的思維和想法比較可以跳脫過去傳統選戰的框框架架。像我辦的一些活動,包括「萬安共乘車」、「萬安故事屋」、還有「一杯咖啡系列座談」等等,都是團隊集思廣益的結果。大家都是從他自己生活或工作的經驗,或是所碰到的一些事情想出來的點子。

 

 

 

作為蔣家第四代,很難撕掉身上的標籤

 

觀察者網:大家都知道您還有一個身份:蔣家第四代。您覺得這個身份對您此次「參選」帶來了什麼影響?

 

蔣萬安:其實當然是一個助力也是一個阻力啦!人家會覺得這是一個光環。我想的確對我來講,對我的知名度是有幫助的,不可否認。可是在從政這條路上,尤其在台灣,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很容易地給你貼一個標籤,說你是政二代、官二代,尤其在現在整個台灣的氛圍下,所以我覺得是有正面也有負面。

 

但是對我來講,在我決定「參選」的時候,我並沒有考量自己的這個身份。我就是做了一個決定,想要出來做事情,用我的專業做些事情。所以對於這部分,我其實沒有想太多。

 

至於民眾喜歡貼標籤,我當然也有預想到,包括2014「九合一選舉」時發生的事情,也都歷歷在目。我始終相信,屬於我的標籤,我自己要撕也撕不掉,不是我的標籤,別人怎麼貼也貼不上來。

 

2016年1月13日,選舉前倒數72小時,蔣萬安一早跟隨父親蔣孝嚴和家人到桃園大溪頭寮謁陵,紀念蔣經國逝世28週年

 

觀察者網:是這樣。但很多人還是會將您的當選看作是為蔣家在台灣畫下新的一頁。我不知道您個人有沒有想法去改變蔣家在台灣人心中的印象?

 

蔣萬安:我剛才已經說過,我當初「參選」的初衷其實沒有特別考慮到我的身份,也沒有特別想要為蔣家扭轉一些什麼。因為我做過律師,而且對金融、商事法規比較熟稔,我的初衷就是希望用我的專業能夠幫助台灣通過好的法案,解決問題。因為過去當律師,一次只能幫一個客戶解決一個案子。可如果好的法案,可以照顧更多的民眾。

 

所以我的出發點是很單純的。當然,民眾會關注到身份的問題,可是我覺得,我就是把我該扮演好的角色做好。至於民眾會有什麼期待,我想只要把本分的事情做好,也自然會滿足民眾的期望。因為民眾投票給我,是選我當「立法委員」。這個是最重要的,所以首要就是把「立法委員」的職責做好。

 

觀察者網:我關注到您今年有去拜祭經國先生,您也要提到說想要學習經國精神,不知道您是如何理解經國精神的內涵呢?

 

蔣萬安:其實我每年1月13日只要有機會都會去謁陵,而且會固定和家人一起去。經國先生在台灣民眾的心中是占有一定的地位,我想大家很了解為什麼民眾會懷念經國先生。清廉、勤儉,真的是為民眾著想,把民眾的福祉放在最優先的位置,我想這也是這段期間很多民眾最直接的反應。他們會跟我說,要學學你爺爺的精神啊,要學習他這麼照顧我們台灣民眾,做了這麼多事情,搞了很多建設,等等。所以民眾心中是有一桿秤的,今年是經國先生逝世28周年,這麼多年過去了,民眾還是會記得他。我想,民眾告訴我的,我都聽進去,我也會朝這個方向來努力。

 

觀察者網:但台灣眼下很容易被民意牽著鼻子走。您剛才一直在提您想要有自己的堅持,可能反應在當下會跟民意有對沖。如果遇到這種情況,您會怎麼去克服?

 

蔣萬安:我想當然還是以民意為依歸,以主要的民眾聲音為主。尤其身為「民意代表」,是要反映民意,要充分地幫民眾發聲,所以民眾的聲音是最重要的。

 

選擇回來從政,是希望真正做些事情

 

觀察者網:接下來要問您一些跟「選戰」有關的事情。很好奇您為什麼會放棄律師的職業和在美國的生活,回到台灣來從政?

 

蔣萬安:首先,很多人認為我是為了從政才放棄工作回台灣。其實不是的,我2013年回到台灣,那時候回來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和我太太討論到孩子的教育問題。孩子那時候剛好兩歲多,快三歲,準備進幼稚園。我們一直很重視孩子的教育,我跟我太太也有共識,希望我們的孩子母語是中文。所以希望能夠回到台灣,讓孩子在台灣受教育,第一語言能夠是中文。

 

第二個原因是我那時候工作的關係,做律師的時候積攢了很多亞洲的客戶,包括台灣的客戶,有很多新創的公司都是在台灣。

 

這兩個原因,一個是家庭、孩子的教育問題,一個是工作上有越來越多的台灣客戶,所以我們決定回到台灣。當然回來以後,會參與很多政府的會議,包括很多「修法」的會議,但往往這些會議沒有結論。所以有時候會覺得與其在體制外參與會議、大聲疾呼需要「修法」,不如我跳到體制內來,真正做一些事情,也許會更有效率。在這段期間,我也觀察了很多台灣發生的事情,所以也才讓我決定在3月29日那天參選。

 

觀察者網:我想延伸一個問題。您覺得政治對於您來說它的意義為何?或者您對政治的想像是怎麼樣的?

 

蔣萬安:我想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我覺得是要以服務民眾為最優先的考慮。怎麼樣真的做到這一點,把民眾的福祉永遠擺在第一位,這是最重要的。為什麼很多民眾會覺得政治很亂,因為很多政治人物沒辦法拋開私利,常常只為自己著想,我覺得這是不對的。應該是真的要拋開私利,為民眾來著想。如果說從政是追求升官發財,榮華富貴,那根本就不應該從政。可如果是為民服務,為社會躬行,這樣的態度才是從政真的應該保有的。

 

觀察者網:有這樣的說法,就是一個政治人物的身家背景對於他會不會貪腐其實有一定的關係。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蔣萬安:我想這個沒有必然的關係,完全是看自己個人的想法。有的人家境很富有,可還是會受到很多誘惑。當然可能在政治學上面有這樣的一個說法或統計,我不了解。但對我來講,我覺得很重要的是靠自己的態度跟信念。我覺得出來就是要做事情,這是最重要的。當然在踏上從政之路之後怎樣把持住,我也希望自己未來能夠做到。

 

 

選前蔣萬安在街頭拜票

 

觀察者網:這次當選,除了選民之外,您有沒有最感激的人?

 

蔣萬安:我感謝很多人,我的團隊,每一位支持我的鄉親。這一路走來,很多民眾幫了我很多忙。很多我不認識的人,給了我很多建議,幫我拉票。有的會送熱咖啡、熱茶、雞蛋糕什麼的。雖然我不認識,但他們很鼓勵我。

 

當然也謝謝我的家人,我很謝謝我的太太,她這段時間非常辛苦,陪我跑很多行程。

 

觀察者網:我們知道蔣友柏先生在大陸人氣很高,您有沒有跟他在這方面有交流?包括這次的選戰?

 

蔣萬安:其實沒有,從我決定「參選」到選戰的過程,並沒有跟我堂哥有接觸過。因為過去我也在美國,比較少交集,也沒有針對這次「選舉」跟他交換過意見。

 

觀察者網:您選舉的時候有沒有那種非常辛苦,甚至想要放棄的時候?是怎麼撐過來的?

 

蔣萬安:沒有。

 

觀察者網:比較順利?

 

蔣萬安:也不是說比較順利。當然會碰到一些問題,尤其心情上會有一些波折。其實也不是說辛苦,選戰後期如果你碰到一些黑函,心情會有些影響。但是我覺得既然決定參選,這些都是可以預見的。大家也了解,選戰就是會遇到這些事情,當然我心裡也都做好準備了。比較擔心的是我太太、家人的想法。我很感謝家人都全力支持。

 

觀察者網:我有看到一些網民指出,這次「選舉」會投給您,是因為您在被抹黑的時候沒有選擇去反擊。

 

蔣萬安:對,其實這次「選舉」從「參選」第一階段我就很堅持要打一個正義的選戰,我很高興也很驕傲自己做到了。一直到開票當天,完全沒有出過任何一個黑函,也沒有做任何一個負面的文宣,沒有用任何不實的言論來指控任何人。所以我很高興,我很驕傲我的團隊,所有我們競選的核心人員都做到這一點。未來我也會堅持這樣的一個態度走下去。

 

這也是民眾期待的,有很多民眾他們其實看到黑函啊、攻擊的文宣啊,會很著急,馬上告訴我。而且大部分民眾會認為不要去做黑函,我們一看就知道了。直白講,其實現在的選民很聰明啦,不是那麼容易被影響的。

 

國民黨應該來一次「破壞性創新」

 

觀察者網:我們知道這次「大選」國民黨可以說是慘敗,現在黨內各種改革聲音此起彼伏。您曾經呼籲應該要凝聚國民黨的力量。在您看來,這是解決國民黨內部問題的根本辦法嗎?

 

蔣萬安:凝聚國民黨的力量當然很重要,我覺得可以從兩個層面來闡述。一個是怎麼樣讓國民黨真的能夠拉近跟民眾的距離,這是垂直面。也就是說,我們怎麼樣找到自己的定位,到底怎麼樣爭取到更多民眾的認可和支持。這個方向要確立。

 

至於橫向,就是在黨內有不同的意見,怎麼樣能把黨內的不同意見在橫向上凝聚起來。我們舉個民進黨的例子,民進黨其實內部有很多派系,可是你看蔡英文這次出來,作為英派領頭人的她就可以把很多派系整合起來,對外團結一致。所以未來國民黨也應該要這樣做,我想首要的是必須讓國民黨重新站起來,團結,把力量凝聚,這是最重要的。

 

觀察者網:可能大家都關注到一個問題,就是相比民進黨或第三勢力來說,國民黨在青年這一塊可能做得比較不足。我不知道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包括不少人指出國民黨可能太講論資排輩了,是不是因為這樣阻礙了年輕人的機會,所以慢慢失去年輕人的支持?

 

蔣萬安:的確,這一次大家都一直強調說國民黨必須要年輕化,要吸引年輕人,其實這也講了一陣子了。說實話,年輕族群越來越不支持國民黨,直白講就是年輕選票流失很多,對於年輕族群的吸引力越來越弱。

 

大家也在思考該怎麼做。你剛剛也提到了這個問題,的確我覺得要多給年輕人機會,不只是說單單讓年輕人進來參與中常會等等,實際上要把很多責任交給年輕人,讓他們實際參與政治。

 

我覺得這要從很多根本性的方面來解決,應該做一個所謂「破壞性創新」,這個在創業上講的很多。現在大家討論的很多,但我覺得都是在一個固定的框架里,比如我們必須要修改黨主席的選舉辦法,甚至要改黨的名稱等等。可實際的問題並不是在改名稱,而是整個體制的內部文化,是不是真的能夠給年輕人機會,我覺得要思考這個實質的部分。

 

所以,的確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這次我在選區跑「選舉」的時候,就發現民進黨他們培養年輕人真的是很有計劃。像我看到這個選區很多議員他們是在前年「九合一選舉」中新選出來的,他們過去都是「立委」的助理。結果在11·29的時候,很年輕就選上了「立委」。然後很多議員是過去民進黨的里長,這次來選「議員」。所以你看他們的接班或是交棒很有計劃性。

 

可是你看我們,國民黨內就是議員很資深,繼續一直連任,他們覺得資深是很重要的。可是就沒有真的培養年輕人。所以我覺得未來在地方的紮根很重要,甚至現在就要考慮著眼未來。培養優秀的年輕人在地方開始服務經營,兩年以後可以選「議員」。或者剛畢業的學生,對政治有志、有興趣的,招進來當助理。

 

很多時候我們把學生當助理,只是讓他在辦公室寫法案、寫論述。其實要給他機會站出來,到地方走走,接一些陳請案,跟地方人士博感情,也許就可以培養他出來「參選」。我覺得要給他很多機會,讓他多方面接觸,這也是我這次「參選」很深的感受。

 

觀察者網:我們知道其實國民黨也有青年團。不知您是否了解國民黨青年團的制度?為什麼似乎有些成效不彰?

 

蔣萬安:我實際幾乎沒有參與過青年團,也不是很了解他們的制度,大部分還是從媒體等渠道了解的。但結合我剛剛講的,我覺得年輕人的部分不應該只局限在黨中央的部分,地方也應該要培養。有意想要從政或參與公共事務的,就應該讓他們在地方蹲點,接觸地方的事務。這是很現實的,跟在地民眾博感情,提供服務等等。我覺得這是未來國民黨需要做的。

 

觀察者網:會不會是因為國民黨的支持者或者說一些深藍選民,譬如台北市的年輕人,可能也沒有那麼強的意願到中南部去做這樣的基層政治參與?

 

蔣萬安:當然,這可能跟每個人自己的意願有關。但我覺得至少我們應該鼓勵,而且告訴他們說,如果真的有意,就應該到地方去,跟著資深的「議員」也好、「委員」也好,去學習,然後未來就給他機會,而不是說只是讓他一直當助理。

 

觀察者網:我們看到這次其實有一些年輕人選上「立委」,像呂孫綾。您覺得這是確實說明年輕世代的崛起帶來選舉基本盤的改變,或是只不過反應了國民黨政績不佳對選舉的影響?

 

蔣萬安:我覺得都有。當然整個大趨勢是年輕世代冒出頭來,很多年輕族群,包括首投族會越來越多。我覺得未來的趨勢就是不管在「議會」還是「國會」,都會有不斷的換選,有年輕人進來。所以民進黨其實做得很好,交棒很清楚,訓練他們的年輕人幾年以後來參選。未來國民黨真的應該從這個方向來做。

 

 

義工在市場派發印有蔣萬安頭像的小禮品

 

只想踏實做眼前,未來還沒有進一步打算

 

觀察者網:最後可能要問您一些關於未來的問題。您剛剛也有提到說進入體制去修法,這樣帶來的改變會比較快。現在您已經是「立委」,最想推的一些法案,最想改變的一些事情是什麼?

 

蔣萬安:從我的專業來講,因為我對新創產業很熟悉,希望能夠幫助台灣產業轉型,包括相關法規,像公司法的修正,或是地方支付專法,怎麼樣讓這些法規能夠鬆綁,這個很重要。台灣的法規限制太多,反而阻礙了經濟的法案。我覺得不應該單單只是參考一些國外的立法經驗,也要衡量台灣目前這些相關產業的特性,真的來配合、扶持台灣的新創公司或相關的產業,從這方面真的能夠幫助到他們。讓台灣從傳統代工提升到創新研發,我覺得這個會是未來我想要著力的部分。

 

觀察者網:所以跟您以前當律師的專業還是能夠結合的。

 

蔣萬安:還是能夠結合。除此之外,當然還有很多這段時間民眾跟我反映的他們關心的問題,包括年長者的照護。「立法院」上上個會期通過了《長期照護服務法》,可是《長期照護保險法》還卡在「立法院」,也就是說財源和經費的問題並沒有著落。所以未來我希望能夠儘快推動《長期照護保險法》通過,真正讓我們有經費落實「長照法」。這一點是很多民眾真正很關心的對銀髮族的照顧。

 

再有就是年輕人就業的問題,很多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其實台灣20-29歲的失業率是平均失業率的2.3倍,年輕人失業率是非常高的。未來怎麼解決?這個也很重要。我覺得根本要從教育來著手,加強技職教育體系,鼓勵企業給學生實習的機會,讓他們在學的時候就培養事務的歷練,畢業以後就可以很快進入職場,我覺得這都是未來必須努力解決的問題。

 

觀察者網:我們知道這次國民黨在「立法院」的席次上銳減。您有沒有預想自己之後作為國民黨籍「立委」,在推法案的過程中會遇到一些困難?

 

蔣萬安:我想當然會碰到一些困難,可是怎麼樣在「立法院」做好協調溝通的角色很重要。推動一個真的能為民眾解決問題的法案,我相信這是大部分「立委」的共識。這段期間,其實民眾真正關心的是民生法案,所以未來我會期許我自己以推動這些民生相關的法案為主。我覺得對於一些爭議性的議題,其實民眾不是把它擺在那麼最優先的位置。他們關心的,可是他們切身感受到的,比如低薪、高房價、失業、年長者照護、幼兒教育等等。所以未來我會希望朝推動民生法案的方向來努力。

 

觀察者網:希望您能在這方面有所進展。最後我們可能要問一個很多民眾都關心的問題,就是您在當「立法委員」之後,在政壇有沒有更進一步的打算?

 

蔣萬安:我現在沒有想那麼多。其實這幾天我也閱讀大量資料,希望能夠趕快進入狀況。2月1日宣誓就任之後能夠快速進入情況,能夠馬上來好好做一些事情,不管是推動法案也好,解決民眾問題也好、地方服務也好。這段期間其實也很忙碌,籌組團隊,找地方,對未來法案、議事的研究。所以我想我現在就是專心在這些問題,這已經占掉我大部分的時間了,也沒有時間來想太多未來的事情。

 

觀察者網:謝謝,那我們今天就到這裡,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謝謝。

 

蔣萬安:謝謝!


報導連結:https://read01.com/nM0zo7.html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