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萬安的王子復仇記 專訪:國民黨立委蔣萬安

March 6, 2016

      蔣介石曾孫蔣萬安被認為是國民黨明日之星,他說,國民黨未來黨內要更民主開放,也要重用年輕人。他在競選立委時認識到祖父蔣經國在民眾心目中所受到的愛戴與懷念。

 

      他是個菜鳥,但在國民黨三十五席立委中,卻得到媒體最多青睞,他的知名度絕不輸其他資深立委,這都是因為他有兩個比別人特殊的曾祖父和祖父。一月十六日,身為蔣家第四代的蔣萬安,在這次立委選舉中擊敗勁敵,一戰成功,讓這個影響中國命運超過近百年的家族,在消沉了近三十年後,又重新站上政治舞台。

 

      今年三十七歲的蔣萬安,外型帥氣,帶有一點蔣家人特有的貴族氣息,頂著美國賓州大學法學博士學歷,做過律師,在美國科技重鎮矽谷執業多年,這些優異條件都是他從政的資本,政治前途被政界普遍看好,認為他將是繼馬英九之後的國民黨明日之星。法律人轉投政治,台灣比比皆是,但蔣萬安多了一段充滿話題性的「王子復仇記」。

 

      二零一一年國民黨前副主席蔣孝嚴參加立委黨內初選,爆冷門地以百分之零點五七八的民調差距飲恨,輸給挑戰者、具有會計師專業形象的羅淑蕾。五年後,蔣孝嚴交棒給自己兒子蔣萬安,又在同區與羅狹路相逢,兩人的拼鬥十分激烈,第一回合由於羅領先蔣的支持度未超過百分之五,未達徵召標準,所以需進行第二階段初選,最後蔣大勝羅近十一個百分點,「復仇」成功,代表國民黨參選中山區立委,在大選中對上有台北市長柯文哲加持、民進黨全力支持的無黨籍精神科醫師潘建志,最後以近一萬六千票勝選,進入立法院,開啟從政之路。

 

      選舉時,對手批他是「官二代」、「富二代」,含著金湯匙出生,不知民間疾苦。蔣萬安沒有太多辯駁,仍按照既定節奏打選戰,一如他競選背心上的標語「凝聚新民意」,其中「萬安共乘」便是他傾聽民意的創意點子,由他充當司機,開著白色油電混合車,裝上特製計程車車頂燈,到指定地點等人、載客,但上車前得先說通關密碼,萬安共乘模式才能啟動。這個新穎做法博得不少好評,目的是要削減其權貴的印象,與民眾零距離接觸。

 

      台灣民主化以後,蔣家已經步下神壇,沒有特權、禮遇,跟其他候選人一樣,蔣萬安參選立委,自己也是一步一腳印爭取支持。他說,從去年三月宣布參選開始,每天勤跑基層,早上五點就到公園、市場、捷運站出口,跟民眾打招呼,晚上跟垃圾車,與民眾聊天,高曝光結果,從原本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慢慢打出知名度。

 

      蔣萬安從來不覺得自己與別人有什麼不同。「但也不可否認,我就是蔣家的一分子,所以我常說,蔣家對我來講就是血緣的關係,我沒有辦法選擇我的出身,但我可以決定自己要走什麼路」,他選擇做自己,包括從律師轉而從政,都是他自己做的決定。

 

      在選戰中,蔣萬安刻意不提自己的家世,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誰。他打選戰的手法很另類,揚棄砸錢做文宣的傳統路線,逆勢操作,以最儉約的方式競選,能省則省,連文宣都做得很陽春,還被網友嘲笑像訃文。但從另外的角度看,這種「包裝」方式,似乎頗能迎合反權貴、反炫富的社會氛圍。

 

      若從去年三二九宣布參選立委起算,蔣萬安的政治資歷其實還不到一年。但是談到國民黨未來要如何振衰起蔽,卻像個老練的政治人物。他表示,國民黨未來要做些改變,第一黨內民主,而且要更開放,以黨主席選舉為例,是否需要這麼高門檻,包括參選者限制要當過中央委員、中央評議委員以上,以及繳交新台幣一百六十萬(約五萬美元)保證金等,都可以討論。第二、要給年輕人機會,國民黨要痛定思痛,重用年輕人。他說,這次在蔡英文當選的國際記者會上,負責口譯、表現優異的趙怡翔一下爆紅,只有二十七歲,已經是民進黨國際部的副主任,「反觀國民黨,怎麼可能用這麼年輕的人?」

 

      蔣萬安從未見過他祖父蔣經國,在選舉中,經由民眾的回應,他更了解祖父在民眾心目中所受到的愛戴與懷念。「(爺爺)是我學習的目標跟榜樣」,他說。

 

      從政路才剛起步,蔣家的家世對蔣萬安是加分或減分,全憑他的智慧與政治歷練,現在已經有一群人等著要給他掌聲,他只要有一點好表現,就可以比別人更容易出頭,這是身為蔣家的優勢,但也要潔身自好,拒絕誘惑,否則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盡棄。以下是他接受本刊訪問的內容紀要:

 

你認為國民黨這次為何大敗?

 

      我覺得是溝通沒有做好,過去決策形成都是由上而下,高層做的決定交給下面去執行,應該改由自下而上的溝通方式,從基層、民眾匯聚民意,傳達到高層決策者,這樣才能貼近民意、聽見民眾的聲音。很多人也在問當黨意跟民意有落差的時候,要怎麼取捨?我覺得在取捨之前,如果能夠讓黨意跟民意重疊,根本就沒有取捨的問題,所以我希望未來能扮演溝通者角色,多聽取絕大多數民眾的聲音,所形成的決策才不至於造成黨意跟民意脫節。

 

國民黨主席補選即將舉行,你傾向支持誰?

 

      國民黨現在非常低迷,不管誰當選,只要能夠凝聚黨的氣勢、共識,都值得支持。其次,誰能夠讓國民黨更貼近民意,也要考慮,不管是我剛提到溝通的方式、整個黨的文化,有很多需要檢討的地方,譬如這次黨主席選舉的規則,就有很多人提出來討論,是不是要設這麼高的門檻、保證金是不是一定要繳二百萬,後來討論降到一百六十萬,對於參選黨主席的資格是不是一定要限制當過中央委員、中央評議委員以上,都可以討論,的確也需要做些改變,更擴大參與。

 

      國民黨未來的改變,有兩方面,第一是黨內民主,而且要更開放,第二是要給年輕人機會,國民黨要痛定思痛,重用年輕人。舉個例子,這次在蔡英文當選的國際記者會上,負責口譯的年輕人一下爆紅,非常優秀,只有二十七歲,他是民進黨國際部的副主任,反觀國民黨,怎麼可能用這麼年輕的人?所以國民黨整個思維要改變,真的是人才的話,就要給他機會表現,我想不論誰當選主席,我期許他能夠從這幾方面幫助國民黨再重新站起來。

 

      很多人開始質疑黃復興黨部的角色問題,因為它黨員數最多、凝聚力最強,變成它幾乎可以決定黨主席人選,但可能跟真正民意有落差?

 

      國民黨有其歷史背景和傳統,現在很難說誰可以掌握黃復興黨部或組織,就一定當選,時代一直在變,黨員的思想也在變,每個人的自主性很高,也看得很清楚,到底誰才是適合的黨主席人選,這也是為什麼我說黨內民主要落實,不再像過去,誰高舉旗幟,別人就跟著當投票部隊。希望黨主席選舉,能夠進行公開辯論或討論,譬如黨產問題,讓所有黨員去判斷誰的理念最適合未來國民黨所走的路,我覺得這非常重要。

 

民進黨要設特種委員會清算國民黨黨產,你怎麼看?

 

      這當然是針對性,民進黨所提出的「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針對性太強,就我所知民進黨立委葉宜津所提出的版本,提到在一九八七年以前所取得的都認為是「不當黨產」,名稱上它提到的「不當」,就非常有針對性,而且在一九八七年以前也只有國民黨,並沒有其他政黨。其次,我們所提的版本是在政黨法中設有黨產處理的專章,約束、規範所有政黨,而不是單獨針對某一政黨。當然不可否認,我們國民黨黨產問題的確要做一個徹底解決。

 

問題出在哪裏,好像始終無法徹底解決?從過去到現在國民黨黨產問題的處理一直遭到質疑?

 

      民眾希望知的權利可以公開,更了解國民黨過去對黨產的運用,尤其特別針對不當取得部分,國民黨其實也做了一些事情,也做了一些處理,但一直沒法說服民眾,民眾還是有些質疑,我認為溝通做得不夠,沒有充分說明,才會讓民眾一直根據其他的人說法而有一些質疑,光是黨產數目,每天名嘴在電視上講上百億、上千億,甚至兆,根本沒有的事,可是被以訛傳訛,造成民眾的觀感不佳,只要一提到黨產就認為是不當的,金額也是非常高的,所以怎麼樣做到適度公開透明、怎麼樣做好溝通,我覺得是未來要處理的。

 

你對兩岸未來關係有何願景?

 

      我當然希望兩岸更和平穩定發展,我過去提出兩岸交流應該要「三心二意」,大陸對台灣應該要「真心」,不能一直藏著統戰的心態;兩岸關係要有「耐心」,不可以急躁;雙方要有「同理心」,彼此要互相了解對方體制與歷史背景。兩岸間的互動必須要有「善意」與「誠意」,才能維持穩定發展。很多大陸朋友不了解台灣,台灣過去被長期殖民,從荷蘭統治三十八年、西班牙統治十六年,到日本殖民五十年,有非常特殊的歷史背景。同樣的,台灣人也要了解中國大陸所謂的民主是它自己定義的民主,所以彼此要有更多交流跟認識,才有同理心為對方設想。

 

你曾陪父親回大陸祭祖,對大陸的印象如何?

 

      我去過大陸四、五次,有幾次是工作關係,去過大城市,也去過二、三線城市,對岸的發展非常快,以上海來講,每隔一段時間去,都會覺得它變得不一樣,最近一次去是一年多前。我希望兩岸能很穩定,維持雙方的交流,不管對哪一方都是好的,彼此學習、彼此競爭。

 

此次勝選後,泛藍支持者對你寄予厚望,認為你可能是未來國民黨中興少主。你自己怎麼看?

 

      我覺得各種說法都有,時代變了,蔣家身份對我是加分或負分,民眾自己會有一個判斷,未來希望盡一份力量幫助國民黨,讓國民黨從這次敗選中站起來,這也是身為黨員的責任,我也希望能夠提出一些好的意見跟方法,讓國民黨更貼近民意,尤其是更貼近年輕人的想法,吸引到年輕人,國民黨現在最大的問題在於很多年輕人對國民黨沒有特別的感情,甚至因某些議題的操作,而對國民黨是反感的,我相信國民黨一定有某些地方做得不夠好,無法吸引到年輕人,這也是未來我希望能夠努力的地方,提出一些好的政策、好的想法,改變國民黨內部的文化,讓年輕一輩能夠重新認識國民黨,並且能夠認同,我很希望國民黨能重新贏得多數民眾,尤其是年輕人的信心。

 

你有沒有發現在國民黨的選舉場子幾乎看不到年輕人?

 

      黨要在體制上做些改變,所以我才提到在黨主席選舉的方式、規則,可以更開放,黨內民主要盡快落實,黨內決策要更開放,擴大參與,讓年輕人多表達意見,而且真的給年輕人機會,優秀的人才誰都想要,要真的去吸引他們,讓他們有表現的舞台,這很重要。

 

高中知道自己蔣家的身份後,有沒有造成什麼困擾?

 

      沒有,就是平常心,就是做我自己,因為從唸書開始,周遭的朋友或老師時不時會透露我蔣家的身份,當時我爸爸還沒有正式告訴我的身份,所以也是我後來在圖書館翻書查到的身世,一路成長過程,我跟別人也沒什麼不同,在台灣唸書、受教育,也參加聯考,跟所有朋友一模一樣,同學或朋友也沒有覺得我有什麼不同,基本上這樣的身份對我並沒有什麼影響,造成我跟別人有什麼不同,但是也不可否認,我就是蔣家的一分子,所以我常說,蔣家對我來講就是血緣的關係,我沒有辦法選擇我的出身,但我可以決定自己要走什麼路,所以我不覺得這對我有造成什麼困擾,我就是把我每個階段所要扮演的角色扮演好。

 

你對祖父蔣經國、曾祖父蔣介石有什麼評價?

 

      我跟他們都沒見過面,對於經國先生,我就講在選舉時候所碰到的事情,感受特別強烈,台灣民眾對我爺爺的感念非常深厚,不管哪個族群。

 

舉個例子?

 

      我常碰到上了年紀、本省籍的,用台語跟我說,你是阿國仔的孫子,他們告訴我爺爺以前做了什麼事情,對他的認同,不只年長者,中年的也有,各個年齡層,所以他們對他的稱呼會這麼親切,像朋友一樣,你可以感受到經國先生跟民眾的距離非常貼近。我記得還有一次,一位老先生在我拜票的時候,拿出一本《蔣經國傳》,他隨身帶著;還有一個是在經國先生的「七海官邸」負責擬菜單的先生,他到現在還保留著當年用手寫的菜單,那是經國先生晚年的飲食,他請我到他家,把菜單拿給我,我非常感動,經國先生的飲食非常簡單,你很難想像一個國家總統的飲食這麼清淡。雖然我沒有跟經國先生見過面,也沒有生活在一起,但民眾給我的反應,讓我更了解我爺爺在民眾心目中的地位。

 

這對你有什麼啟發?

 

      我希望我能學我爺爺這種勤政愛民的作風,直到現在民眾仍對經國先生懷念在心,是我學習的目標跟榜樣。

 

曉得祖母章亞若的故事嗎?

 

      我的了解都是從書上或一些資料上知道,這段故事後來比較不幸,我也去過桂林我奶奶的墳上祭拜過,我希望在未來可以帶我的孩子也一起去桂林,希望可以定期去祭拜我奶奶。

 

與蔣家其他人平常有連絡嗎?

 

      我和孝武的兒子友松偶爾還會一起吃飯,和友柏、友常就比較少互動,以前偶爾碰到一、二次是在頭寮陵寢謁靈的時候。

 

從律師轉換成參選的立委,最難調適是什麼?

 

      經過這次選舉,對我來講是非常好的經驗,可以接觸到非常基層的民眾,傾聽民眾的聲音,更能了解民眾想要的是什麼,所以我更知道民眾真正關心的不是那些政治性、爭議性的議題,這議題可能很大,核能議題、公投、修憲等,但民眾更關心切身的問題,不管是年長者的照護問題、獨居老人、行動不便的、年輕人就業的問題,或者大學畢業只能領二十二K(台幣二萬二千元),還有年輕父母反映公共托育的機構太少,不好找保姆,以及保姆費用過高等,他們希望我們趕快立法通過,這是我參選最大的感受,我初入政壇,進入立法院,希望能夠做一個推動民生法案的立委。

 

你父親從政經歷相當豐富,他有沒有給你什麼提醒?

 

      從選舉開始一直到現在,當然父親從旁會給我一些建議,都是一些大方向,包括參選是我自己做的決定,父親說既然我做了決定,就要全力以赴,他支持我,給我很大鼓勵,他也完全放手,讓我自己去找我的團隊,對於整個選戰的規劃、策略,父親完全沒有參與、介入,他理解現在的選舉跟他過去參選的時候完全不同,不管是網路發達的社群、臉書,以及組織動員,對於進入立法院所要做的工作,父親給我很多的建議,包括對於議事規則、黨團的運作等,他覺得要有自己的風格,把自己的專業建立起來。

 

 

報導連結 : http://www.mingpaocanada.com/van/htm/News/20160306/tcah1_r.htm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 2018 立法委員蔣萬安辦公室 版權所有

蔣萬安地方服務處

電話:02-2511-2711

傳真:02-2511-2719

​Email:office@wanan.tw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二段127巷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