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 2018 立法委員蔣萬安辦公室 版權所有

蔣萬安地方服務處

電話:02-2511-2711

傳真:02-2511-2719

​Email:office@wanan.tw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二段127巷8號

【立委 x 創創】矽谷律師蔣萬安:立法必須一步到位,國情不同不是藉口!

May 4, 2016

      說起國民黨立委蔣萬安,你會想到什麼?很帥?父親是蔣孝嚴?也許還有些人知道他是美國賓州大學法律博士,曾在矽谷擔任律師。

 

      但除了這些外在的標籤,蔣萬安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為什麼會想從律師轉戰國會立委,在當選之後,他又想為網路圈、科技圈做些什麼?

 
與網路圈的緣分,從學生實習就開始

 

      還記得在美國東岸念書時,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跟新創有所接觸,因為那時多數的同學都希望可以畢業後留在紐約、留在華爾街,每天穿著黑西裝帥帥的去上班。

 

      但在某一次的暑期實習機緣下,蔣萬安決定換個環境,選擇到位於美國西岸 Palo Alto 的律師事務所實習。而那也是第一次,蔣萬安把自己的目光從原本的紐約金融重地,轉移到高科技產業的大本營矽谷。

 

      畢業後,他順利獲得了在該間事務所工作的機會,就此走了一條與同校其他同學完全不同的職涯道路。2005 年,適逢矽谷就業市場復甦,他開始大量接觸有關科技公司和新創團隊的案子,漸漸與網路科技圈產生密不可分的關係。

 

      尤其,事務所附近又鄰近史丹佛大學、柏克萊大學,常常有學生拿著自己的好點子上門尋求協助,這也讓蔣萬安對於如何協助一個團隊從設立公司、股權分配,以及事後與創投的融資談判,甚至是後期的公司併購或 IPO 相當熟稔、有經驗。

 
把當律師的所見,放進心底帶進國會

 

      說起自己回台參選立委的過程,蔣萬安說,很多人都以為他是為了要從政才回到台灣,但事實上他卻是因為和同事共同開了律師事務所,並打算在亞洲設立據點,再加上想讓小孩在以中文為母語的環境成長,遂而在 2013 年搬回台灣。

 

從政,為的是想實際走進體制內,親手把自己在體制外所經歷、看到的一切問題,進行改善。

 

      還記得自己剛回台灣時,透過朋友的介紹,蔣萬安認識了許多台灣新創圈的團隊,也參與過不少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的修法會議,比如討論股票面額制、可轉換公司債,或閉鎖型公司專章等,但幾次的修法會議下來,往往最後都沒有實際的結論。

 

 

      舉例來說,他就曾遇過有新創團隊打算把公司設在海外發展,但整個作業流程,從找代辦公司、股權架構的處理,到投審會的審查等,種種程序除了至少得花費二十到二十五萬不等的新台幣,更不用說之後每一年的維持費用,對新創團隊來說都是不小的負擔。

 

      再者,長達至少三個月的作業時間亦是另一項考驗,尤其光投審會的審查時間就需要快一個月,這可讓許多台灣的新創公司錯失不少良機,畢竟創投是不會等人的,一旦你讓他們等,當他們看到其他國家像是韓國有推出類似的產品或服務,他們就會轉而把資源投注在別人身上。

 

      也因為類似這樣的情況層出不窮,更加堅定了蔣萬安想走進體制內為其所見所聞的台灣新創困境,找出解決方案的決心。

 

把在法律的理性,化做監督政府動力
 

立法必須一步到位,國情不同不是藉口。

 

      以去年剛完成修法的閉鎖型公司法來說,就是一個立法立意良善,卻有些美中不足的例證,蔣萬安說。

 

      其實閉鎖型公司法在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的推動修法下,已著實跨出很大一步,他表示,在修法之後,原本過去新創公司沒辦法做的,現在都可以做了,像是成立閉鎖型公司後,可運用勞務或信用出資、可發行複數特別股、可發行無面額或有面額股票、可發行可轉換公司債等。

 

      只可惜,有關勞務或信用出資這塊,最後的版本還是加上了出資額的上限,要求實收資本額 3 千萬以下的閉鎖型公司,入股上限不得超過發行股份總數的 50%,而 3 千萬以上者,不得超過 25%。

 

      對此,主管機關的說法是新法案需要循序漸進,但相比於歐美、新加坡、香港都沒有此項限制,蔣萬安認為,這樣的限制就好比在高速公路上設了 40 公里的速限一樣,難以真正實現該法案最初為了新創團隊著想的本意。

 

      據 3 月 18 日經濟部給他的回覆,自去年閉鎖型公司專章修法後,目前有 75 家公司申請成為閉鎖型公司,而同一時間,台灣新成立的公司就有近三萬家,閉鎖型公司占的比例幾乎微乎其微。當然,這其中牽涉到的因素也包括政府宣傳不夠、很多會計師和律師對閉鎖型公司法令不熟悉,不敢冒然幫團隊設立等,但出資額的上限肯定也是其中一個關鍵的因素,蔣萬安說。

 

      雖然目前從通過設立閉鎖型公司的實際狀況看來,大家在勞務或信用出資這塊都只佔資本額比例的 30% 左右,足見 50% 的限制看起來影響不大。不過蔣萬安卻認為,換個角度想,真的需要信用或勞務出資需求超過 50% 的團隊,是否因法令限制本來就不會上門申請了?

 

      不僅如此,若站在鼓勵國外的優秀創業家來台設立公司的角度來看,這同樣是個屏障,畢竟國外是沒有這樣的限制的。

有關法案美中不足這件事,蔣萬安其實有和政委蔡玉玲討論過,而雙方對於這件事都覺得可惜,畢竟一個法案施行後,要再修,也不是那麼容易,對此,蔣萬安的學習是:

 

做對的事情,就應該堅持。

 

拚一個網路強國,台灣產業全數位化
 

      面對接下來的四年,蔣萬安有什麼努力想要達成的目標?

 

各行各業都應該數位化,台灣才能成為網路強國!

 

      為了鼓勵更多在職民眾進修資訊相關技術能力,比如學習程式語言、大數據分析或者金融科技等課程,他未來將提案把相關課程的進修學費納入綜所稅扣除額項目。

 

      畢竟不論是餐飲還是金融,台灣各行各業都需要學習更多的資訊相關技能,提升工作效益、帶動產業轉型升級,而政府類似的鼓勵作法,將能大幅提升民眾進修的意願。

 

      另外,在去年針對創投產業或文創產業通過的有限合夥法,蔣萬安也認為有修法的必要。因為從法令通過至今,台灣的有限合夥組織數量目前仍掛零。而究其主因,是因為國際上其他國家的有限合夥組織採的是「穿透課稅」原則,政府不對有限合夥組織課徵營所稅,而是待企業有獲利並分派給各個合夥人時,再予以課徵個人所得稅;但台灣這邊仍是雙重課稅,讓人有一頭牛被剝兩層皮的感覺。

 

      在金融科技上,他則認為,政府應該拋棄過去計劃經濟的思維,釋出更多資源,並放寬過去高度管制的產業,以最近大家都在討論的熱門議題 Apple Pay 為例,他就覺得 Apple Pay 登台能讓台灣民眾享受付款的方便,有益於帶動台灣的行動支付浪潮,況且像是答應放行的新加坡或澳洲,難不成就不會有逃漏稅、資安外洩的疑慮嗎?「有,一定有,只是人家的配套都做足了。」

 

      在教育上,蔣萬安表示,他其實相當認同近來由國家教育研究院所規劃的 107 課綱草案,將程式設計列入國高中階段必修課程,但面對台灣校園程式教育的師資、學校課程編制、硬體資源建置等是否能實際跟得上執行的期程,是令他比較憂心的地方。

 

      而身為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委員,蔣萬安最後也不忘針對醫療體系提出建議。他認為,政府和醫療相關院所的手上是握有大量、有用的資訊,若大家能持續朝著資料開放的方向努力,未來若再次遭遇類似過年爆發的大規模流感疫情,第一線醫護人員將可不必再透過電話,就能輕鬆協助民眾轉診、安排床位。

 
台灣人才不輸矽谷,缺的是環境資源
 

      台灣人才不論在技術層面,亦或對商業面的了解,其實一點都不輸矽谷創業家!

 

      這是已在矽谷身經百戰過的蔣萬安對台灣新創團隊的觀察。他說,我們缺的是環境和足夠支撐這些人才的資源,所以如何借鏡同為先天條件不足的新加坡和以色列,是我們可以學習的。

 

      以新加坡來說,他們的政府就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也很積極得把握手上的每一個機會。像是最近,矽谷專門教授學生開發 APP 的 Make School 僅是前往新加坡參加為期二天的新創論壇,就獲得新加坡政府的投資,新加坡政府甚至希望他們在當地設立分公司、開課程,並協助在 3 年內培育當地 400 名的工程師。如此做事的積極與魄力,讓蔣萬安感到印象深刻。

 

      最後他則期許,未來有天台灣也有機會做到從扶植一個 idea 開始,一路到該公司融資、IPO,最後成功進入資本市場的案例。他說,台灣需要這樣一個經驗、這樣一個有效率的政府,才能吸引更多新創公司往這個方向前進。

 

報導連結 : https://www.inside.com.tw/2016/05/04/chiang-wanan-interview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